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审务公开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公告媒体聚焦
当前位置: 法学思想 -> 审判研讨

浅谈民间借贷纠纷中的利息问题

——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视角谈起

  发布时间:2016-08-04 09:15:42


周强院长在《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指出: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要“着眼于服务发展,依法保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顺利进行”,“依法审理民间借贷等案件,规范融资行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创造了大量的社会财富,集聚了巨额的民间资本,同时,社会经济的发展需要民间资本的投入,民间资本是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促进民间投资的增加从而提升有效供给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因此,必须构建公平有序的民间资本融通市场,规范民间借贷行为,全面激发和调动民间资本参与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热情和活力,使民间资本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近年来,受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变化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各地频频出现老板因高利贷不能偿还而跑路的现象,几年前的“温州现象”被多次复制,民间借贷市场进入风险集中爆发期,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在短期内大幅增加。利息问题是审理民间借贷纠纷的核心,正确处理利息问题对确保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和控制高利贷的滋生蔓延进而维护国家正常的资金融通秩序都具有重要意义。201586,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为《最高法院民间借贷的规定》),该司法解释于201591日起生效。为了及时应对民间金融市场出现的新问题,妥善化解民间借贷纠纷,结合对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新司法解释的理解,针对案件审理中遇到的问题,笔者对民间借贷纠纷中的利息问题进行了专门的调研。

一、高利贷的危害

高利贷是一种超过法定最高利率的借贷,经营高利贷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俗话说:“高利贷,阎王债,陷进去,出不来”,因此,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高利贷的危害性。第一,高利贷扰乱国家的金融市场秩序,影响经济正常发展。吸储放贷属于金融业务活动,只有经过国家审批具有一定规模自有资本的金融机构才能从事该项业务,而高利贷违反了国家的金融监管制度,破坏了金融市场的准入、交易、竞争等秩序,冲击了金融机构的正常经营。另一方面,实体经济所创造的利润往往没有高利贷的利息高,高于银行数倍的利息使一些企业背上了沉重的包袱,造成资金周转更加困难。高利贷虽然解了一时的燃眉之急但其结果必然是饮鸩止渴,绝大多数企业最终都会因为利息负担过重而倒闭,从社会角度而言,就是影响了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第二,高利贷诱发违法犯罪行为,影响社会稳定。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高利贷经营者在借款人无法支付高额利息或者偿还本金时往往采取暴力手段相逼,近年来,因此诱发的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甚至故意杀人案件屡见不鲜,可以说,高利贷和违法犯罪是相互依存的。同时,高利贷与非法集资也是相生相伴的,高利贷经营者没有充足的自有资本,在高利的诱惑下,到处拆借资金直至走上非法集资的道路,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最后结局必然是出资人血本无归,高利贷经营者出逃、被判刑或者自杀,一些高利贷的重灾区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已经见怪不怪了。第三,高利贷败坏了社会风气。高利贷撕裂了正常的人际关系,破坏了民间互帮互助的传统社会风俗,助长了追求不劳而获的社会风气。高利贷经营者外表看似钱来的很容易,穿名牌开好车,生活奢靡,产生了不良的社会导向作用,一些人经不住诱惑,放弃了原来的工作,纷纷加入到高利贷经营者的队伍中来,甚至全民参与集资放高利贷,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和江苏省泗洪县的“宝马乡”都是很好的例证。

二、利息的保护范围

高利贷与民间借贷的区分在于利率的高低,因此,我们要明确我国法律对利息的保护范围,在《最高法院民间借贷的规定》生效之前,其法律依据是1991年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的规定,即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银发[2002]30号)第二条规定:“民间个人借贷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双方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 通过解读上述规定,我们可以知道借贷双方约定的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基准利率四倍以内的利息应予保护,四倍以外的利息不予保护。但因中国人民银行的规定只是行政规章,对法院的判决只具有参考作用而不能作为依据,由此造成对“银行同类贷款利率”各地法院有不同理解,有的以人民银行公布的基准利率为标准,有的则参照各商业银行的利率计算,导致裁判结果不一。20137月,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的管制并且不再公布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这就使得法院的裁判失去了依据。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新司法解释对利息的保护范围重新作出了规定。《最高法院民间借贷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将原来规定的“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修改为“年利率24%”,将原来的浮动利率修改为固定利率,由此明确了利息的保护范围,即借贷双方约定的年利率24%以内的利息受法律保护。同时,这一规定的反面解释为“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对超过年利率24%部分的利息,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也就是说借贷双方约定的超过年利率24%部分的利息不受法律保护。在审判实践中,有一种观点认为借贷双方约定高于法定最高利率的利息是当事人的自愿行为,法院在审判中不应干预和调整。例如某法院制定的指导意见中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违约金超出四倍利率的,法院应当对超出部分予以减少,但债务人明确表示自愿给付的除外。”笔者认为,这种观点不正确。分析这一问题的核心在于借贷双方高于法定最高利率的约定是否有效,而判断的标准为是否违反法律的效力性强制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项规定的 ‘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最高法院民间借贷的规定第二十六条中已明确规定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该规定的立法宗旨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而作出的限制性规定,而不是一种倡导性的规定,因此,“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的规定属于效力性强制规定而非管理性强制规定。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借贷双方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约定违反了法律的效力性强制规定,属于自始无效的约定,根据我国合同法关于无效合同的规定,出借人取得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应当返还给借款人。因此,在审理民间借贷纠纷中应当对借贷双方约定的利息进行主动审查,对年利率24%以内的利息依法予以保护,对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按照无效处理,对年利率24%至年利率36%之间的利息按照自然债务来处理。

三、对自然债务的处理

通过解读《最高法院民间借贷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应当认为,如果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双方约定的年利率24%至年利率36%之间的利息,法院应不予支持,年利率24%至年利率36%之间的利息属于自然债务。自然债务是失去法律强制力保护并不得请求强制执行的债务,对自然债务,债务人有权拒绝给付,债权人的债权不受法律保护,但如果债务人自愿给付则给付有效,债务人不得再要求返还。

在审判实践中,民间借贷纠纷在出借人起诉时经常存在借款人已经支付了部分款项的情况,对其中自然债务的认定和处理是一个争议颇多的问题。例如,张某向李某借款100万元,双方约定的利率为月息5%,借款期间为一年,张某向李某支付30万元后不再还款,借款到期后,李某起诉到法院,要求张某偿还借款本金并支付利息30万元。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对张某向李某支付的30万元的认定和处理,对此,有三种计算方法,第一种是按照月息5%计算张某支付了六个月的利息,第二种是按照月息3%计算张某支付了十个月的利息,第三种是按照月息2%计算张某已经支付了全部的利息并偿还了本金6万元。笔者认为,应当按照第二种计算方法处理。第一种计算方法年利率达到了60%违反了年利率不得超过36%的规定,对这种情况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说的很清楚,对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约定无效而且应当返还,显然这种计算方法不应采用;第三种计算方法对当事人已经履行完毕的自然债务进行了干预和调整,损害了债权人的合法利益,也不应采用。按照第二种计算方法,对张某向李某支付的30万元按照月息3%计算认定为已经支付的十个月的利息,对剩余两个月的利息按照月息2%计算予以保护,也就是说,判决张某偿还李某借款本金100万元并支付利息4万元,驳回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这种处理方法,体现了自然债务的效力,即“已经给的有效,没有给的不能要。”债权人对自然债务仍然享有实体上的权利,丧失的仅是胜诉权,如果当事人依据合同,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保护这部分利息,法院应不予保护,但债务人的自愿给付行为是有效的,债务人无权要求返还。民间借贷中的自然债务是当事人的意思自治行为,没有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利益,法院应当尊重当事人的处分权,认定自愿给付行为有效,否定事后反悔行为,维护法律秩序的相对稳定。当然,对出借人主张的借款人尚未支付的利息,应当根据《最高法院民间借贷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只保护年利率24%以内的利息。

四、对约定违约金的处理

在民间借贷纠纷中,经常存在借贷双方在借款合同中既约定利息又约定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的情形,借款人除向出借人支付利息外是否还应支付约定的违约金?对此,主要有三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七条规定: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根据这一规定,借款人没有按照约定的期限偿还借款的,只有支付利息的责任而没有支付违约金的义务,出借人的损失用支付利息的方式已足以补偿,因此,出借人要求借款人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不应支持。第二种意见认为,违约金是在借款人违反借款合同的情况下才应当承担的责任,违约金和利息适用的情况不同,两者可以同时适用,法院应当根据契约自由原则,支持出借人要求借款人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第三种意见认为,在借款合同中既约定利息又约定违约金并不违反法律规定,根据损失补偿原则,出借人主张的利息和违约金之和不能超过法定最高利率标准,对超过的部分,法院不应支持。

要回答这一问题,首先,我们应当清楚在借款合同中利息和违约金是否可以并存。违约金,是指按照当事人的约定或者法律的规定,一方当事人违约时应向对方当事人支付的一定数额的金钱。我国合同法对违约金的性质界定为以补偿性为主兼具惩罚性,因此,应当以实际损失作为基础,根据合同的履行情况和当事人的过错程度等因素,确定违约一方当事人承担的违约金。借款合同属于合同法调整的范围,虽然合同法第二百零七条规定了借款人逾期还款承担违约责任的方式是支付逾期利息,但该规定并不排斥违约金等其他形式的违约责任承担方式,根据民法的意思自治原则,当事人有权选择违约责任的承担方式,所以,在借款合同中利息和违约金可以并存。其次,我们应当清楚同时支付利息和违约金是否应当有一定的限制。在民间借贷纠纷中,借款人最主要的违约行为是逾期还款,而出借人的损失是利息,无论由借款人支付利息还是支付违约金,其主要目的就是补偿出借人的利息损失。如果在借贷双方已经约定较高利息的基础上,再确定由借款人承担一定数额的违约金,势必会超过年利率24%的范围,突破了法律对于利息的保护范围,等于变相保护了高利贷行为为了避免上述情况的产生,同时支付利息和违约金必须要有一定的限制,从而控制变相高利贷行为的发生,法律保护的年利率24%以内的利息已经能够足以补偿出借人的损失,所以,同时支付利息和违约金也必须要以此为限。综上所述,笔者同意第三种处理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新的司法解释对此已经作出了明确规定,根据《最高法院民间借贷的规定》第三十条的规定,同时约定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当事人可以选择主张也可以一并主张,但对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不予支持。

五、利息的计算期限

我们在审理民间借贷纠纷中,经常会判决借款人承担逾期利息,逾期利息的计算期限,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公民之间的无息借款,有约定偿还期限而借款人不按期偿还,或者未约定偿还期限但经出借人催告后,借款人仍不偿还的,出借人要求借款人偿付逾期利息,应当予以准许。”通过解读上述法律规定,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对于已经约定还款期限的,逾期利息的起算日为借款到期后的次日;对于没有约定还款期限的,出借人应当先向借款人催要,同时应当给借款人必要的准备时间,在必要的准备时间到期后就是借款人应当履行还款义务的时间,也就是说逾期利息的起算日是借款人催要后的必要的准备期限到期后的次日。至于必要的准备期限的确定,则应由法官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自由裁量。对于逾期利息的终止日,在审判实践中存在几种不同的做法,第一种是计算至出借人起诉之日,第二种是计算至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第三种是计算至借款人实际清偿之日。笔者认为,对这一问题应当按照《最高法院民间借贷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二项的规定执行,即:“约定了借期内的利率但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借期内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款人占用了出借人的资金就应当支付利息,该规定强调了“资金占用期间”,因此,借款人实际清偿之前就应当向出借人支付逾期利息。综上所述,笔者同意第三种做法,即逾期利息的终止日计算至借款人实际清偿之日。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在制作民间借贷纠纷判决书的时候应当注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7年第19号通知的要求,对具有金钱给付内容的民事判决书应当向当事人告知民事诉讼法中关于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相关规定。在审判实践中,一般是在判决主文后写明以下内容,即“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但是,如果让借款人承担了至实际清偿之日的逾期利息后再向出借人支付双倍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因为出借人的损失已经由借款人支付的逾期利息得到补偿,出借人再取得“双倍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属于额外获利,这样显然对借款人是不公平的,也极有可能会违反利息不得超过年利率24%的规定并产生复利问题,造成法律适用的混乱。对此,笔者认为,应当清楚最高人民法院发出2007年第19号通知的时代背景,认识到该通知与法律和司法解释在效力上的区别,区别不同情况灵活适用,对在民间借贷纠纷中已经判决借款人承担逾期利息的,不再告知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内容。

责任编辑:冯梅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595399 位访客
单位:沧县人民法院 地址:沧州市新华区千童南大道46号 联系电话:0317-3577208 网站邮箱:zzc3575262@163.com 网站维护电话:0317-3575262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