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审务公开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公告媒体聚焦
当前位置: 法学思想 -> 案例评析

工伤责任谁承担,法官调解助维权

  发布时间:2020-07-13 15:49:02


案情回顾

20182月,段某通过某群劳务派遣公司派遣到施工工地从事木工工作,某群派遣公司为段某缴纳了工伤保险。2018625日,段某在工地支模板时,被倒下来的模板砸伤腰部,后送至沧州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后经沧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沧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停工留薪期8个月、九级伤残。段某出院后提出与某群劳务派遣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并主张某群劳务派遣公司支付其一次性就业补助金和停工留薪期工资,某群劳务派遣公司不予认可。段某向沧县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沧县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某群派遣公司支付段某停工留薪期工资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共计65014元。某群劳务派遣公司不服该裁决,并诉至沧县人民法院。

案件立案后,承办法官刘淑芹考虑到段某系四川合江县人,路途遥远,且该案在疫情期间审理,段某来往沧州有诸多不便,便组织段某与某群劳务派遣公司进行调解。调解过程中,某群劳务派遣公司称其与段某之间系人事代理关系,段某在用工单位项目中受伤,用工单位为段某发放工资,因此,某群劳务派遣公司主张除工伤基金外的赔偿部分与其无关。除此之外,刘淑芹法官还了解到某群劳务派遣公司员工陈某曾以公司名义借给段某20000元,段某为陈某出具借条一张,段某一直未偿还该笔借款。针对双方分歧,刘淑芹法官耐心对双方进行调解,一方面,与某群劳务派遣公司释明劳务派遣与人事代理的区别,告知某群劳务派遣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是政府人事行政部门批准或授权的人事代理工作机构,且双方签订的是劳务派遣合同,某群劳务派遣公司一直在为段某缴纳工伤保险,故段某与某群劳务派遣公司不构成人事代理关系,应为劳务派遣关系,某群劳务派遣公司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段某作为农民工,本身就是弱势群体,其在从事劳务派遣工作中受伤致残,造成生活窘迫,希望某群劳务派遣公司能够承担社会责任,换位思考,多考虑考虑段某的处境。另一方面,刘淑芹法官就疫情期间诉讼的成本和段某是否向陈某借款20000元至今未还的事实劝解段某作出适当让步,尽量协商解决双方之间的纠纷,尽快拿到停工留薪期工资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经过刘淑芹法官耐心的劝说调解,双方当事人最终达成一致调解意见,段某与某群劳务派遣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某群劳务派遣公司在20天内一次性支付段某停工留薪期工资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40000元。段某在陈某处的借款20000元由某群劳务派遣公司承担,双方握手言和。

法官说法

《河北省人事代理暂行办法》第二条规定,人事代理是指政府人事行政部门批准或授权的人事代理工作机构接受用人单位或个人委托,代理有关的人事业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劳务派遣单位是本法所称用人单位,应当履行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义务。《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劳动、聘用合同期满终止,或者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聘用合同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本案中,某群劳务派遣公司不是政府人事行政部门批准或授权的人事代理工作机构,且与段某签订的是劳务派遣合同,双方应是劳务派遣关系,某群劳务派遣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对段某承担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责任。

法官提醒

现实生活中,许多劳务派遣公司常以与被派遣劳动者是人事代理关系为由拒绝履行对被派遣劳动者的义务,尤其在出现工伤事故的情况下,往往把责任推卸给用工单位,混淆概念,迷惑被派遣劳动者,严重侵害了被派遣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因此,被派遣劳动者在与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劳务合同时一定要擦亮眼睛,明确与劳务派遣公司的关系,保护好自己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冯梅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530479 位访客
单位:沧县人民法院 地址:沧州市新华区千童南大道46号 联系电话:0317-3577208 网站邮箱:zzc3575262@163.com 网站维护电话:0317-3575262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